當了博士後之後,發現跟group members的隔閡卻越來越大。

大家一起做分析,卻也不了解別人在做什麼。

好不容易大家一起討論,最後卻淪為各自表述。

提出分析的問題,卻是最後一個才知道問題已經解決。

Group members的slide上掛著我的名字,對外的meeting中,

我卻是那個常常提出問題的人,不幸地,也把group members問倒了。

這樣的情形發生一次或許是意外。

不過,這樣的情形一再的發生,不禁讓我思考:我該怎麼做?

是我的工作方式無法融入這個團隊?還是我的工作方式將大家往外推?
創作者介紹

自在

poter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