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逝的時間帶走了青春,卻忘了帶走遺憾的記憶。

從前認為超時的工作是摧毀生活品質的毒藥,

現在卻發現它竟成為生活的麻醉劑。

忙碌的工作之後,腦袋只想著放空,期待著好好睡一覺,

生活中所發生的一切似乎事不關己,軀殼再舞台上努力的表演著,靈魂成了劇院外的路人。

責任制,理所當然的讓你無時無刻專著在工作上,一張圖或是一個數字,變成了一顆顆生活的止痛藥。

不需要醫生的處方簽,只要努力工作著,生活中的痛就會好好關在抽屜深處。

失去工作的動力,卻啓動了腦袋的探測器,搜尋著生活中發生的點滴,分析著一幕幕人生的畫面,一句句與人交談的對話。

找不到的答案,無法釋懷的過去,一再地刺激著痛覺神經。

吞下了止痛藥,才發現配方已改變,就如同謝安真所說的『回不去了』。
創作者介紹

自在

poter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