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要準備下禮拜的報告,週六依然到實驗室去分析數據。

有總算有一些還可以接受的結果。這禮拜老闆去德國開會順

道來到CERN看看,也利用這次機會確定了畢業的時間和

題目。老闆也要我多花點時間在我的論文上,這倒是我需要

注意的地方,目前都在做跟我論文不相關的分析,雖然看起

來有不錯的結果,不過畢竟不能當作我畢業的題目。感覺一

切都很美好,然而卻從我學長口中聽到一件讓我覺得沮喪的

事情。就是這邊的研究人員跟我老闆抱怨,她一直無法知道

某部份她感興趣的硬體分析數據。剛好,這部份的分析數據

正好是由我負責。有種被人從背後狠狠砍了一刀的感覺。我

老闆沒找我談這件事,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老闆有什麼想法。

不想找藉口為自己辯解什麼,只是覺得很無力。花時間、花

心力去瞭解系統、用合理的演算法去做分析、以便得到可以

接受的結果,卻被人家抱怨都看不到什麼數據。我不是個聰

明的學生,也不是一個很努力的學生,但是我是一個可以接

受別人合理意見的學生。然而,如果系統的設定都不是正確

的,那她到底想要知道什麼結果?唉!現在在考慮要怎樣拒

絕下禮拜的報告了。

提醒自己不要因為這些人,而影響自己工作的情緒,該做的

事情還是要做好,對於這些人,就視而不見吧!
創作者介紹

自在

poter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